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军事新闻 > 中国军情>正文

体系重塑,波澜壮阔开新局

时间:2018-12-18 10:33:57    来源:解放军报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进入“新体制时间”,组织形态重塑焕发巨大生机。图为火箭军部队导弹多箭齐射的震撼场景。任方正 摄

  建立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新格局,实现了人民军队组织形态的整体性重塑,迈出了构建中国特色军事力量体系的历史性步伐,人民军队体制一新、结构一新、格局一新、面貌一新。

  ——,

  初冬,北京。

  中国军队一条消息再次令世人瞩目:,军委政策制度改革工作会议召开。这标志着国防和军队改革“第三场战役”打响。

  改革如潮涌,后浪推前浪。回望党的十八大以来人民军队改革的铿锵步伐,一幅波澜壮阔的强军图景以恢宏磅礴之势呈现在世人面前。

  这些年,人民军队组织架构实现历史性变革。打破总部体制、大军区体制、大陆军体制,减少领导指挥层次,解决机关臃肿庞杂问题,构建“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领导指挥体制,我军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初步建立、效能凸显,三军联战联训驶上快车道。

  这些年,中国特色精兵之路迈出历史性步伐。回望过去,我们欣喜地看到:进入“新体制时间”,新的军队组织形态焕发巨大生机,在一场场联演联训、抢险救灾和应对突发事件中,体系融合、指挥高效、保障有力等改革效益日益凸显,推动人民军队在改革强军征程中阔步向前。

  今天的人民军队,在重塑再造中振翅高飞!

  深远谋划、科学决策,领导指挥体制焕然一新——

  人民军队联战联训进入新纪元

  天上,有歼击机、预警机、侦察机;地上,有坦克、导弹、重型火炮;海上,有驱逐舰、护卫舰、巡逻艇……隆冬时节,一场联合作战网上演练吸引了众多关注的目光。可对筹划组织演练的北部战区联合参谋部几位参谋来说,我军重塑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后,这早已是“家常便饭”。

  “建立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千呼万唤始出来。”东部战区陆军副司令员张学锋为改革强军谋深虑远的战略考量叫好: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第一仗,就是重塑我军领导指挥体制,确立了“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总原则。

  “这是立足战略全局对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作出的深远谋划和科学决策。”多年参与联战联训实践的张学锋对此感触颇深:没有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就没有国防和军队现代化。一支军队能不能打胜仗,领导指挥体制最关键。

  能否解决好领导指挥体制的问题,不仅影响制约着改革的顺利推进,甚至决定着改革的成败。

  习主席深刻指出,我军“两个能力不够”的问题依然很突出,一个重要原因是“领导管理体制不够科学、联合作战指挥体制不够健全、力量结构不够合理、政策制度改革相对滞后”。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主席牢牢把握能打仗、打胜仗这个聚焦点,为国防和军队改革确立了主攻方向:深入推进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构建中国特色现代军事力量体系,重中之重是领导指挥体制改革,并以此为龙头和突破口,牵引和推动改革强军战略的全面实施——

  成立陆军领导机构、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调整组建15个军委机关职能部门,划设5大战区,完成海军、空军、火箭军、武警部队机关整编工作,实施联勤保障体制改革,组建军委联合作战指挥机构和战区联合作战指挥机构,组建新的军委纪委、新的军委政法委,调整组建军委审计署……

  新的“四梁八柱”拔地而起,我军组织架构实现历史性变革,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格局初步形成。人民军队在看似波澜不惊中,跨出了石破天惊的一大步。

  “组建战区联合作战指挥机构,是党,和,军委着眼实现中国梦强军梦作出的战略决策,是全面实施改革强军战略的标志性成果,是构建我军联合作战体系的历史性进展。”军委联合参谋部一位参谋说:“我军联合作战缺乏体制机制的尴尬,从此成为了历史!”

  1955年1月18日8时,在时任华东军区参谋长张爱萍的统一指挥下,我军集中了约1万人的陆、海、空兵力,发起一江山岛战役。

  这是我军历史上第一次三军联合作战。这也是我军迄今为止的,一次三军联合作战。由于没有探索设计出科学合理的指挥体制,全军官兵呼唤联合作战几十年,始终是“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体制一变天地宽。过去联合难,难在没体制。如今,联合作战指挥体制的建立,为联合训练“拆坝清淤”,引来了“源头活水”。南部战区,组织联合实兵演习就欣喜地发现,部队盼望多年的联战联训愿景正在变成现实。

  北部战区一场实兵实装联合演习拉开战幕后,地上坦克炮火连天,空中战机穿云破雾,海上战舰巡航游猎……来自战区各军种的舰艇、飞机以及海防、雷达、地空导弹、电子对抗部队等,编成多个战斗群,展开课题性实兵演练,全面检验战区联合作战指挥和部队联合行动能力。

  作为经略一方的联合作战指挥机构,东部战区从诞生那一刻起,便将指挥训练作为“重头戏”纳入主业主课。近年来,他们组织指导战区三军进行系列联合演训,一次比一次顺畅,一次比一次融合……

  一幕幕场景、一个个变化,无不告诉世人:我军联合作战指挥体制的基本建立,深刻改变着人民军队、塑造着一代官兵。如今,战区联合训练引领军种训练、军种训练支撑战区联合训练已成为全军共识,人民军队联战联训正从“物理组合”走向“化学反应”。

  钓鱼岛常态巡航、南海维权、边境反蚕食斗争、反恐维稳、重大活动安保……进入新时代,军委和战区两级联指运筹帷幄、严阵以待,及时稳妥处置各种重大突发情况,坚决打好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每一仗。

  刀口向内、除弊布新,军队组织形态更加科学高效——

  中国特色精兵之路迈上新台阶

  人员减少了,战斗力却提高了;层级减少了,指挥却更加高效了!

  3年参加10多场联演联训,陆军某合成旅通信连、侦察连官兵这一感受越来越强烈:原有100多人的连队,改革后编制只有20多个人,由数量密集型变为技术质效型,两个连队的通信保障和侦察能力不降反升,实现了新突破。

  一叶知秋,折射三军气象。两个连队的深刻感受,体现了我军组织形态重塑后的一个巨大变化:领导管理体制、作战指挥体制和兵力结构编成等更加科学高效,更加适应未来信息化战争。

  兵在精不在多,提升军队战斗力看数量更看质量。在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征程中,习主席深谋远虑,统筹谋划数量规模,着力提升质量水平,明确要求“要坚持减少数量、提高质量,优化兵力规模构成,打造精干高效的现代化常备军”“打造精锐作战力量,优化规模结构和部队编成,推动我军由数量规模型向质量效能型转变”。这些年,人民军队刀口向内、除弊布新,使组织形态为之一新。

  ——指挥体制更加高效。撤军区、建战区……改革一开始,我军就从“根目录”上贯彻科学高效的原则,精简指挥层级,构建“军委-战区-部队”的作战指挥体系和“军委-军种-部队”的领导管理体系。军委机关带头精简整编,正师级以上机构减少200多个,人员精简三分之一,军队长期以来机关臃肿、机构重叠、层级太多的结构性矛盾得到解决。

  ——军队规模更加精干。减数量、提质量……裁减军队员额30万,健全军种领导机构,优化军种比例、官兵比例、新旧装备部队比例。全军团以上建制单位机关减少1000多个,非战斗机构现役员额压减近一半。

  ——结构编成更加科学。优化军兵种结构,大幅压减集团军数量,进一步编实编强作战力量;陆军员额历史上,压减到全军总员额比例的50%以下,组建战略支援部队,统筹传统作战力量与新型作战力量发展,推动军兵种建设战略转型,“大军区”“大陆军”的思维定式、机械化战争观念的历史惯性逐步被拔除。

  恩格斯说:“许多力量融合为一个总的力量,就造成一个新的力量。”组织形态重塑后,我军指挥体制更加高效,军队规模更加精干,结构编成更加科学,从根本上改变了长期以来陆战型的力量结构,改变了重兵集团、以量取胜的制胜模式,实现了在“瘦身”中“强体”、在“精减”中“增效”的目标。

  新体制带来新效益。深秋时节,中部战区空军地导某营射击指挥演练激战正酣。履新仅一个月的指导员马天翼接替“阵亡”的连长进行指挥,带领全连官兵成功“秒杀”对手。走出兵器舱,马天翼长舒一口气:“原本担心自己短时间内难以掌握指挥流程,没想到新体制下指挥扁平化,既减少了层级、缩短了时间,还减小了操作难度,为我们打通了‘任督二脉’。”

  新结构催生新战力。前不久,陆军某旅一场合成营对抗演练中,合成三营官兵一路攻坚拔寨,展现出,的战斗力。“新结构攥指成拳催生‘合成’战力。”指挥员感慨地说,全营从步兵、通信到工兵、卫生等,大大小小几十个专业,作战效能不断得到释放,部队战斗力大幅提高。

  新编成锻造新利剑。一支军队的战斗力如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数量和质量关系的优化程度。新编成让许多部队的战法研究从单打独斗向系统配套、从单一军兵种向多军兵种联合作战发展。这几年,中国军队不断走向世界,“航空飞镖”“东方-2018”战略演习等军事交流活动深入开展,透射出中国军队走向世界一流的新足迹,见证了改革强军的新成就。

  审视重大历史事件,离不开时间的沉淀。回望过去,我们欣喜不已。这些年,精干高效的军队组织形态焕发勃勃生机,新体制使中国特色精兵之路迈上新台阶,一幅在新体制下集合再出发的强军图景,正以恢宏之势铺展开来。

  战建分离、聚力打仗,为打造精锐之师奠定体制基础——

  战斗力建设在体系重塑中脱胎换骨

  “组织形态重塑后,人民军队,的变化是什么?”

  前些天,陆军某合成旅一位领导将这个问题发到强军网上后,不到,时间就收到近千条留言。该旅领导逐一浏览发现,一向“七嘴八舌”的网络,这次竟然出现了难得的“异口同声”。官兵们都觉得,,的变化就是——全旅上下全部心思向打仗聚焦,各项工作向打仗用劲,思训谋战的氛围更加浓厚。

  人人琢磨打仗,个个聚力打仗。这些年,全军将士以临战状态演兵砺兵,扎实推进军事斗争准备,实战化训练如火如荼。“跨越”“联合”“红剑”“砺剑”“卫士”……从苍茫大地到碧海蓝天,从白山黑水到南国密林,数百场跨区基地化训练、联合专项训练、军兵种实兵对抗演习轮番上演,力度之大、标准之高、要求之严,。海外媒体发出惊叹:“中国军队近几年训练强度,!”

  “战建分离的军队组织形态,为我们思训谋战奠定了体制基础。”一位战区指挥员一语道出关键所在:这次改革,实现了领导指挥体制上的作战指挥职能与建设管理职能的相对分离,也实现了军队建设模式由建用一体的大陆军主导体制向军种主导、专业建设的转变,推动人民军队战斗力建设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

  主战更加心无旁骛。五大战区始终专司打仗、主营联合,去掉了行政化,去掉了和平思维,一门心思琢磨打仗,和军委联指机构一起,更好地把诸军兵种力量统起来、联起来、用起来,真正实现了联合作战制度化、常态化。

  主建紧盯打仗需要。各军兵种从建用一体模式中跳出来,从长期和平环境造成的战建错位中跳出来,把主要任务、主要职责、主要精力放在建设管理部队上,抓建为战、抓管为战、以建促战,为战区提供优质作战力量。

  主战主建相生相依。战区主要负责联合作战指挥,军兵种主要负责部队建设管理,战区和军兵种在军委统一领导下各司其职、各负其责,既符合联合作战统一指挥的要求,也符合军种专业化、体系化建设要求。战建分离不分家,主战主建皆为战。二者相生相依、配合默契,发挥出,威力。

  新的领导指挥体制更加有利于提升管理和指挥效率,更加适应未来一体化联合作战的需要。新体制运行以来,全军官兵人人真悟打仗之道、真思打仗之策、真练打仗之能,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真正把体制优势变为了制胜优势。

  战场建设,我出方案你来施工;部队检验,我考联合能力你查打仗素养;组织训练,我搞联合训练你抓基础训练……如今,战区和军种深刻理解军队改革精神,深刻把握实行战建分离的意图,建立内部衔接运行机制,从而让战区谋打仗更专心、更专业,让军种搞建设更科学、更高效,真正实现了战建分离不分家。

  来自北部战区和陆军某合成旅一对兄弟的切身感受颇能说明问题。在北部战区当参谋的哥哥,感受到战区专司主营打仗职能的魅力:在战区工作3年来,他和战友们摆脱了繁杂的事务性工作,集中精力研究打仗。

  “战建分离后,军种同样聚力打仗。”在陆军某合成旅任职的弟弟对此感同身受:这次改革,把联合作战指挥的,放在战区,把部队建设管理的,放在军种。战区专司主营,军种则以战领建、抓建为战,共同实现了向打仗聚焦。3年来,他从营长岗位走上副团长岗位,筹划主抓的每一项工作都跟打仗息息相关。

  窥一斑而知全豹。人民军队组织形态实现整体性重塑,三军演兵场不断呈现新景观,改革强军迈出铿锵步伐。我们相信,人民军队必将在变革中走向更加强大的未来。(刘建伟)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新讯网无关。新讯网不对文章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